当前位置:首页 > 伤感文案图片 > 正文

小三图片文案伤感,实录:小三在病房的傲慢。

简介第二十二章连载小说上一章:穿着病号服的女人,让我心中生疑前情回顾:他爹江彬仁动了点私人关系,把他从城西区院调到市院了,明面上是升...

第二十二章

连载小说

上一章:穿着病号服的女人,让我心中生疑

小三图片文案伤感,实录:小三在病房的傲慢。

前情回顾:

他爹江彬仁动了点私人关系,把他从城西区院调到市院了,明面上是升了一大级,可实际上是想儿子不要过多参与后续的案子。

陆明达的这条器官买卖的暗线,他还没完全查清白,自己一旦走了,这个案子恐怕就要真正搁浅了。

时愉握住他的手,安慰道:“事情一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。”

1

江淮与她十指相扣,认真道:“好,我们一起等云开月明那一天。”

两人又在阳台上看了一会儿星星,时愉困得不行,靠在他肩头睡着了,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偷偷拍了一张照片。

山间雾气像是一碗温醇老酒,在冷清月色中缠绵交融。

后半夜还微微下起了小雪,落在群峰山头冒了一点白尖。

张北川是下了夜班才看到江淮的朋友圈的,照片上是谷阳山的夜景,万竹扫天青欲雨,一封受月白成霜。

构图很有意境,配文只有一句话。

白头并雪可替。

他的手忽然有些僵硬,握着手机半天没有动作,屏幕熄灭的瞬间,他脑海里出现了下一句。

白头并非雪可替,相识已是上上签。

很好的官宣文案,隐晦又不失深意,每个字都戳在他的心上。

林妍敲开值班室的门,看见张北川坐在位置上出神,提醒道:“张副,还不下班吗?”

他缓声道:“马上就走了。”

林妍从包里掏出一个纸盒子,柔声道:“这是我亲手做的饼干,你尝尝。”

不仅是亲手做的饼干,连纸盒子上的花纹也是亲手画上去的。

张北川垂下眼帘,并不接茬,只道:“今天科教室打电话过来了,医院宿舍已经腾出来了,收拾收拾你就过去住吧。”

林妍咬着嘴唇,喏喏道:“张老师,你一定要这样吗?”

她上前一步道:“都过去七年了,你也应该放下,拥有一段新感情了。”

他觉得好笑,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放下?”

2

问完,张北川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,这个问题程时愉也问过自己。

难道在外人眼中,他对江漓还是有感情的吗?

“林妍,你应该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,市一每年留院名额不多,想留下就要靠自己争取。”

她拿着饼干的手颓然放下,什么叫襄王有梦神女无心,大概不过如此。

张北川收拾东西回家,走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又忍不住打开微信,看了眼江淮的朋友圈,底下已经有不少祝福评论了。

他上了车,在手套箱里找到一包烟,可惜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打火机,还不小心牵动了胳膊上的伤,回过神来的时候纱布已经渗了血。

有这么一瞬间,张北川心头涌上来一阵难以言喻的失落。

他分明有足够的钱买下橱窗里那个最好看的蛋糕,无数次驻足停留却总想等一等,却在某一天不经意的瞬间,发现蛋糕已经被人买走了。

那一刻,他才明白这世上最难的不是失去,而是“我本可以”。

3

回到家睡了一觉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,江淮提着两盒茶叶敲开他家的门。

“刚从谷阳山上回来,给张医生带点特产。”

张北川接过盒子,不咸不淡地说了句谢谢。

江淮堵在门口不走。

“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他觉得好笑,侧身让他进来。

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,客厅里只有一组简易沙发,茶几上放着一叠专业用书和一只看起来价值不菲的宝龙笔。

张北川给江淮泡了杯茶,开门见山道:“江检有什么话不妨直说。”

江淮啧啧有声道:“这茶真苦。”

他和时愉刚从民宿回来,在路上的时候就接到市局调查组的电话,陆明达被保外就医了。

据说是在问讯的时候突发心脏疾病,现在人已经送到医院抢救了。

江淮抬起头,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“陆明达和李玉英身后的条器官买卖的暗线有多深,不用我细说了吧。”

保外就医是真是假他不知道,他现在只知道陆明达的命很值钱,非常值钱。

背后的大佬正在不惜一切代价封住他的嘴。

张北川皱着眉,顿了顿道:“司法上的事情我不太懂,但是陆明达经手的器官买卖案件不止时愉表姐这一桩,如果刨根究底下去呢?”

4

江淮没说话,他年后就要离开城西检察院了,这个案子接下来是落不到他头上了。

“不管怎么说,这个案子一出来陆明达势必会倒台,一个倒台的前院长威胁不到你的前程,放心吧。”

他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起身出去。

倏然,身后传来张北川冷冷的声音。

“如果我想让他死呢?”

闻言,江淮也是一怔,他很少见张北川如此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情绪,这一次毫不避讳的说出这句话,确实在他意料之外。

“张北川,你和陆明达之间有仇吗?”

他的声音像是淬了寒冬腊月的雪,冷得可怕,但是转瞬他又恢复了那副油盐不进的模样,冷漠道:“慢走不送了。”

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,回回都叫人摸不着头脑。

5

假期结束第一天,时愉回到科室上班,刚进办公室门就发现陈天躺在椅子上,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。

“怎么啦?女朋友跟人跑了?”

他哀怨的看了眼时愉,叹气道:“十五床那个单亲妈妈跑了,手术费和住院费都没缴清,科室里承担一部分,这个月奖金又没指望了,再这么下去,下一个跑路的就是我女朋友了。”

她一愣,十五床的单亲妈妈?

“什么时候走的?”

陈天翻出病历本,看了眼道:“就放假那天,早上护士查房人还在,下午就收拾行李跑路了,连孩子也不要了。”

“保卫科的人去查了监控,那女人是穿着病号服逃的,在医院门口拦了出租车就走。”

护士长惋惜道:“二十岁的女孩子啊,大好的青春年华用来生孩子,没钱就弃养了,真是造孽啊。”

时愉心中一叹,如今这社会世态炎凉,个人都有个人的苦衷。

“那孩子打算怎么处理?”

“联系福利院了,等出了保温箱就送过去。”

两人说话间,那位大老板的小蜜又开始猛按铃,管床护士翻了个白眼,气呼呼道:“这姑奶奶是拿我们当保姆呢,这么多事儿。”

时愉看了一眼手术排班表,和肝外会诊结果出来,安排的剖腹产是这周二。

产妇的肝功能不太理想,术中很可能突发衰竭,所以需要两个科室同时协助。

陈天对她道:“这次一助你上,这娘们儿嫌我是属羊的犯冲,死活不肯让我上手术台。”

6

时愉跟着管床护士去了趟病房,发现今天家属也在。

掌通的张东来穿了件貂皮大衣,脚上一双鳄鱼纹皮鞋,正坐在沙发上刷手机,嘴里一口一个宝宝辛苦了。

产妇躺在床上冲他撒娇:“张总,为什么非要我在市一生孩子呀,咱们去省立医院不是更好吗?那儿大医生多,医术也更高明。”

张东来笑眯眯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,肝外的副主任张北川是专家级别医生,你现在这个情况留在这边由他亲自看着最好了。”

他端起汤喂了小三一口,两人你侬我侬,好不热闹。

时愉一看见他,眼神就冷了下来,违法买肝源,却还在这里逍遥法外。

“下午再去做个B超,注意一下胎心,这两天我值班,有什么问题可以来办公室找我。”

女人白了她一眼,蛮横道:“程医生,你为什么每次跟我说话都冷冰冰的。”

张东来有些心虚,打圆场道:“小雅,这是程主任的女儿,客气点。”

宋雅噘着嘴不说话了。

7

时愉开了单子,准备离开的时候张东来忽然从后面追了上来。

对方小心翼翼道:“小程医生,你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,乡下小妹没文化,口没遮拦的。”

时愉一股浊气堵在心头,本想好好质问一番,但是一想到她爹程自政难做人,只能摁下话头。

“张总为了生儿子还真是煞费苦心了。”

张东来倒是沉得住气,笑笑道:“程医生你还年轻,有些事情不能理解也是正常的,你爸明年就退休了,在这个位置上功成身退的主任能有几个。”

“掌通前两年和霖州政府合作建养老一体化的医院,我那真是三顾茅庐都没能请老程吃到一顿饭。”

说完又哈哈一笑,道:“当然了,老程是个清水官,这么多年大家有目共睹。”

这话就有几分威胁的意思在了。

时愉涉世未深,言语上自然是比不过张东来这只老奸巨猾的狐狸的。

“张总不用跟我说这么多,我只是一个小医生而已,官场上那一套我也不懂。”

张东来伸出手想搭她的肩膀,时愉侧身避开了。

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僵硬起来。

好在这个时候,肝外会诊的医生到了,张北川带着林妍站在走廊那一头,平声道:“会诊马上开始了,还在磨叽什么。”

时愉正愁没人解围,连忙甩开张东来,跑到会诊室去。

几人坐下来商定了一下手术方案,然后又和家属交代了一下病情。

张东来是一百个放心,直言道:“张医生,我连我儿子的满月酒都定好了,就等着请大家伙热闹热闹了。”

张北川只道:“眼下剖宫产手术还是有一定风险的,肝功能各项指标也不是特别理想,产妇还有妊娠期糖尿病,所以我们...”

话还没说完张东来就打断道:“张医生,那套虚的我还能不懂吗,别的我不管,我要你们准点把孩子剖出来,六点零六分,差一点都不行。”

这日子是他特地请算命先生算的,一月六号六点零六分。

简直六到家了。

(本章完)

点赞收藏转发加关注你会发现更多精彩内容....

下一章预告:小三这么对待我,我还给小三剖腹产

发表评论